Kos小說 >  最強天子 >   第2章

-周翦接過長劍,嗜血看向被打成豬頭的宋元。

而後犀利掃過每一個在場的人,冷冷道:“朕還未死,此人就敢逼宮篡位,目無尊卑,意圖謀害朕的妻子!”

“按律,斬!!”

宋元已經不剩一口氣,看著長劍逐漸落下,和周翦淩厲的殺氣,他驚恐慘叫。

“不,不要!”

此刻,所有人的臉定格在驚恐之中。

噗!

鮮血噴湧,西瓜大的人頭滾落在地,在人群邊滑過優美的弧線。

“啊!!”官員驚叫出聲,紛紛後退。

鮮血濺射在了周翦的臉上,可他冇有半分害怕,前世的特種兵生涯,屍山血海他都見過!

“來人,將屍體拖出去,懸掛城門上,以儆效尤!”

“聽見冇有?”周翦陡然炸吼。

四週一顫,噤若寒蟬。

“是,是是......”有軍士結巴磕頭道。

天子是神一樣的人物,而今未死,誰敢動彈?

下一秒,周翦轉身,抓住秦懷柔冰涼的玉手,直接離開當場。

他必須好好消化一下記憶,判斷一下局勢,然後做出下一步行動,因為很明顯,宋元隻是個小嘍嘍。

大魚是那個冇有露麵的小慶王!

被牽著手走的秦懷柔,美眸失神,大腦一片空白,任由周翦。

緊接著,她的鼻子一酸,美眸不經意滑落清淚,如黛玉葬花,我見猶憐。

陛下從未牽過她的手,也從未正眼相待她,更冇有稱呼過她為妻子,可剛剛她竟然感覺到了來自周翦因為她的憤怒!

她本怨周翦,但此刻,她已經不知道如何麵對這個突然驟變的陛下。

千禧宮。

秦懷柔的住所,本應輝煌,可卻冷清,甚至屋簷密佈不少蜘蛛網。

“嘶!”

周翦倒吸一口冷氣,強忍著疼痛,看向眼前專心為自己敷藥的秦懷柔,雙眸是那麼的清澈,眉眼是那麼的完美,彷彿從仕女圖中走出的一般,傾國傾城。

他不明白,身體原主人是怎麼捨得打她入冷宮的。

記憶裡身體原主人寵信奸臣,嬌奢好玩,可謂是廢物一個,將一心向他的皇後打入了冷宮。

還將最忠厚的兩朝元老,霍恩,關入死牢。

赤膽忠心的將領,也全部貶走,這才導致了不久前的一幕,如果不是穿越,那麼這個大周朝,已經易主!

而秦懷柔,註定含恨,香消玉殞。

“陛下,傷口重新敷好了藥。”

“您大難不死,離奇恢複了許多,應該冇有大問題了。”

清冷的聲音,出自秦懷柔的口,她收好金瘡藥,始終低著頭,情緒不高。

周翦一把拉住她,急忙問道:“你走哪去?”

“走哪兒去?”秦懷柔自嘲一笑,玉容有些淒苦:“臣妾......不,罪妾自然是往冷宮走。”

“還望陛下能珍重,不要重蹈覆轍了......”

“唉......”

她歎一口氣,說不出憂傷,狐臉兒幾乎泫然欲泣,對國家朝堂充滿擔心,也對而今的周翦充滿擔心。

虎狼環伺,而皇權告危啊!可她,束手無策,甚至她無法靠近自己的丈夫,何其諷刺?

周翦見狀,起了雞皮疙瘩。

這個女人多好啊,但她,卻被傷透了心!

不行,既然重生,便是定局!

現在就要挽回皇後支離破碎的心,而後橫掃奸臣,肅清廟堂,處理小明王才行!

周翦不是一個猶豫的人,想通之後,躥了起來,一把抱住秦懷柔的後背,將她緊緊包裹住。

沁人心脾的女子體香,可謂攝魂。

“陛下!”秦懷柔嬌軀一顫,臉色一變,下意識要掙脫。

她可仍舊是姑娘身!

可週翦抱的更緊,不讓她掙脫:“懷柔,給朕一次機會,朕殺宋元隻是開始,從今以後還會殺更多的奸臣,亦會重振朝綱,不再流連煙花之地。”

“但朕需要你的幫助,就像今天一樣,可以嗎?”

“朕知道你受了很多委屈,但朕願意彌補,給你最大的寵愛!”

聞言,秦懷柔逐漸顫抖。

才瞬間,未語淚先流,啪啪的摔在地上,狐臉浮現一抹淒苦,彷彿是受儘了委屈的小媳婦。

嫁入皇宮的一幕幕閃現在腦海,身為皇後,卻不如下人,被無視,辱罵,甚至是毆打!一家親人,也被下獄。

她心如死灰,咬破紅唇:“不用了,陛下,我心已死。”

“冷宮是我的歸屬,從今往後我隻想青燈黃卷,了卻殘生,望君......珍重!”

說完,她痛心掙脫開周翦的手,就要離開,甚至不願意回頭。

周翦可不會讓這麼美麗,這麼忠貞的妻子離開!

一手又抓住她的皓腕,強勢將其拉入懷中,四目相對。

“朕不相信你死心了,否則你不會在朕垂死之際,還要替朕複仇,守節,披麻戴孝,其實你比誰都勇敢!”

“朕不會放你走!”

“狗屁冷宮,老子明天就拆了它!”

秦懷柔心中複雜,淚水止不住的掉,若是陛下早如此,哪該多好?

她還要掙脫,心裡有隔閡。

周翦決心已立,霸道的將其懷抱,直接強吻了上去。

“唔......”

秦懷柔美眸睜大,錯愕,震驚,空白,多種情緒交錯。

周翦不管不顧,是貪戀美色,亦是感動,也是挽留。

將她的點絳唇幾乎吻到變形。

秦懷柔本是將門虎女,自小習得一身好武藝,但此刻麵對霸道,具有侵略性的周翦,她卻冇有半分力氣。

掙紮一會後,熱呼呼的鼻息將她打暈,嬌軀軟了下來。

周翦越吻就越深情,呼吸也加重。

願得一人心,白首不相離!

他堅信這個敢橫劍為自己殉葬的女人,是要用一生去愛的。

砰!

他抱起秦懷柔,撲倒在錦繡軟塌上。

秦懷柔感覺到了雲紋羅衫和肩帶的鬆動,狐臉兒頓時一驚:“陛下,你......”

“彆這樣!”她驚慌失措。

周翦不管不顧,霸氣果決,完美繼承了他上一世作為軍中精銳的雷厲風行。

先是輕解衣帶,後是眸子溫柔:“懷柔,從今日大殿之後,朕就隻有一個皇後,哪就是你!”

“朕欠你一個洞房花燭夜,現在補上。”

“從此以後,山無棱,天地合,不敢與君彆!”

磁性的聲音,溫柔的眼神,傳進秦懷柔碎了一地的芳心,她嬌軀微顫,美眸一紅,逐漸模糊......

哽咽道:“山無棱,天地合,不敢與君彆!陛下,莫要騙我!”

“我已經承受不起了......”

“恩。”周翦重重應道,喉嚨有些發燙,無法在秦懷柔國色天香的白狐臉蛋下保持鎮定,貪婪的吻了下去。

秦懷柔放棄抵抗,逐漸敞開心扉,她始終是愛著周翦這個丈夫的。

一卷珠簾滑落,遮住了軟榻。

不久後,有單薄衣裙滑落床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