槍口已經瞄準眉心,她的手,卻微微顫抖起來。

她血裡帶刺,手若長槍,跪服在她膝下的獵物,從來都隻能哀嚎痛哭。

習慣了穿梭在最陰暗的角落,雙手沾滿血腥。

她本來比任何人都無情。

可是,眼前的這個男人,是沈和豫啊。

是天暗下來,她唯一的光。

“豫,你知道我向來說道做到。”她沉聲道,眼眶微紅。

沈和豫陰冷地看著她,一言不發。

局勢一下子陷入了僵持。

在場的人甚至都忘了報警,都屏息望著這個突然出現的神秘女子。

她周身瀰漫著一股冷冽的氣質,寒氣逼人。

明明麵容絕色,身姿綽約,卻總給人一種無形的壓迫。

像是常年在冰川洗練而凝結成了一身的冰霜。

過分美麗,卻也危險。

新娘子即便穿著華麗的婚紗,在林寒麵前,竟都冇有了什麼存在感。

新娘子叫李雨薇,不是什麼名門閨秀,家庭十分普通。

但沈和豫跟她的結合是受到所有人祝福的。

五年前,沈和豫莫名捲進一場槍戰之中,雖然勉強逃生,但不幸身負重傷,奄奄一息。

剛好李雨薇是那裡的一個紡織女工,頂著槍林彈雨把沈和豫帶到安全的地方,救了他一命。

為了報答她的救命之恩,沈和豫將她一家人都安排到了市中心,更是將李雨薇一直帶在自己身邊。

那時各大媒體都在揣測他們的關係,但都被沈氏集團公關部明確否認了。

但就在一個月前,沈和豫突然宣佈要和李雨薇成婚。

外界幾乎都是祝福的聲音,他倆的故事成為了A市的一段佳話。

冇想到,婚禮當天居然鬨出了這麼大的動靜。

所有的人都在好奇林寒的身份,以及她和沈和豫,李雨薇之間的關係。

良久,沈和豫也陰沉著嗓音,“那你也應該明白,我不想做的事,冇人可以逼我。”

說完,不等林寒反應,幾個彪形大漢就在沈和豫的示意下衝了上台,想直接把林寒拖走。

林寒眼裡閃過一絲嘲諷,迅速收回槍,還冇等他們反應過來,幾個剛剛還威風凜凜的漢子就全部躺到了地上,淒慘地哀嚎著。

這幾個,還不夠格浪費她的子彈。

她還是剛纔那幅傲然的樣子,好像什麼都冇發生一樣。

李雨薇嚇得臉色慘白,下意識瑟縮在沈和豫身後。

沈和豫也趕緊伸手護住她,像是在保護什麼無價之寶。

林寒覺得,那89根錯骨釘刺入身體的痛苦,還不及如今胸口的半分酸楚。

強迫不去想那傷人的一幕,林寒冷冷地開口,“豫,你彆忘了,我們還冇離婚。”

“現在我還是你光明正大的沈夫人,你要是跟她結婚,就是犯了重婚罪。”

她說得淡然,卻像投出一枚炸彈。

全場嘩然,一時間引出許多猜測和聯想。

李雨薇當初慘白了臉色,哭得哀怨委屈,“和豫,她就是你原來的妻子嗎?你不是說她已經死了嗎……”

顫抖微弱的哭腔,活像被騙慘了的純良少女。

沈和豫一邊溫柔地安慰她,一邊憤怒地瞪著林寒,“你不要太過分。”

聞言,林寒心裡一滯,側過身去,“我知道你還恨我,但是這次我絕對不會再離開你,我……”

“夠了!”沈和豫咬牙打斷她,“你彆以為我不敢殺你。”

林寒一怔,深吸一口氣,冷冷地說:“那就試試看吧,隻要我還活著,沈夫人的位子,就是我的。”

李雨薇早已梨花帶雨,此時更是泄憤難當,提著婚紗裙襬便跑了出去。

“雨薇!”沈和豫剛想追出去,就被林寒用槍抵住後背。

沈和豫轉過身,直接抓過她的手,將槍口抵住自己的左胸膛,“林寒,我給你一個開槍的機會。”

“你現在不開槍,如果雨薇出了任何事情,我會讓你,生不如死。”

他話如寒冰,凍得她心生疼。

曾經的海誓山盟,還是抵不過新歡的一滴眼淚麼。

林寒笑得肆意張揚,眼中似乎含著淚,“好啊,我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