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怎麼冇發現江宴這人這麼會說話呢?

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我們多熟呢!

迎上總監等人茫然的眼神,我露出職業假笑:「孩子在家呢,挺好的。」

「……」

剛說完這句話我就後悔了,這怎麼聽起來更像我們之間有點什麼了?

江宴像是對旁邊無數八卦的目光毫無所覺,頷首:「那就好。」

「……」

好不好跟你有什麼關係?那是我哥的娃啊!

從這場對話開始,接下來的整場談判好像都開始偏離軌道。

總監看我的眼神灼灼,小聲:「小夏,你和陸總……」

我連忙道:「我和他不熟!」

總監不信:「不熟你們聊什麼孩子?對了,說到孩子,那又是個什麼情況?」

我正打算解釋,餘光瞥見江宴似乎正看向這邊,立刻選擇了閉麥。

開什麼玩笑,讓甲方爸爸知道我見他第一麵就撒了這麼個彌天大謊,我還活不活了?

我還指望著這一單能助我走上人生巔峰,迎娶高富帥呢!

「有點複雜,回頭再跟您說。」我十分隱晦地衝總監使了個眼色。

「夏小姐。」

江宴喊了我一聲,我連忙應了:「陸總?」

「聽說這個策劃案是你主要負責的?」

我謙虛一笑:「這是大家共同合作努力的成果。」

總監連忙跟著稱讚:

「陸總,我們小夏工作能力很出色的,尤其是文案設計這一塊,非常優秀!」

我閉了閉眼。

您誇可以,這麼誇張乾什麼?

江宴卻點了點頭,薄唇微彎:「嗯,是挺厲害。」

「……」

怎麼說呢,人家江宴年紀輕輕就坐到了這個位置,不是冇有原因的。

起碼這誇人捧場的功夫,真是一流。

不過我很快發現,甲方還是那個難伺候的甲方。

江宴就策劃案提出了幾點要求,我覺得我今晚不用睡了。

虧我之前還以為江宴這人挺隨和挺禮貌的!完全看走眼了!

送他們出門的時候,總監特地選了我去。

想到突然增加的工作量,我真的很難展露笑容,哪怕對著一張帥臉。

江宴的秘書去取車了,我和江宴中間隔了一步之遙。

突然安靜下來,氣氛有點尷尬。

到底是甲方爸爸,我咳嗽一聲,主動打破沉默:「陸總,您最近身體還好吧?」

江宴:「……」

他看向我,誠懇道:「還行。不過……你的臉色看起來好像不太好?」

我能好嗎!你也不想想你剛纔在會議室都乾了些什麼事兒!

冇等我開口,江宴又似是明白了什麼。

「單親媽媽是挺辛苦的。」

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