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

旁邊的吳夢夢,突然抓著茶幾上的菸灰缸,猛地砸在蕭辰的後腦,頓時頭破血流,一頭倒在血泊中!

瑋哥,你冇事吧?吳夢夢衝過去,將趙瑋從地上拉起來。

趙瑋捂著嘴,吐出嘴裡的鮮血,又上去狠狠的踢了幾腳倒在血泊中的蕭辰,惡狠狠的罵道:媽的!還真他媽敢打老子!

瑋哥,怎麼辦?我不會殺人了吧?

吳夢夢也嚇到了,緊緊地抓著趙瑋。

啪嗒!

這時候,房間門突然打開,吳夢夢的母親,楊桂蘭那看到房間裡的一幕,先是嚇了一跳,隨後就明白了什麼。

她非常冷靜的走過來,鄙夷的看了眼地上渾身是血的蕭辰,說道:我來聯絡人把他處理了!你和小瑋先出去逛逛。

媽,能行嗎?吳夢夢擔憂道。

楊桂蘭點點頭,眼底閃過狠色,道:一個廢物,死了就死了!要不是老爺子攔著,我早就想讓你們離婚了!

吳夢夢點點頭,趕緊換了一套衣服,挽著趙瑋離開。

而這一切,躺在血泊中的蕭辰,都清楚的看在眼裡!

眼角的淚水,混著血水滾落。

原來,在這個家裡,自己真的就是個可有可無的垃圾罷了

不知過了多久。

蕭辰突然醒來,發現自己昏昏沉沉的躺在昏暗巷子內的垃圾桶旁。

夜色下,冰冷的雨水,宛若刀子一般打在他的身上,臉上。

這一刻,他內心爆發出無比強烈的想要活下去的意誌!

他恨!

他要複仇!

他不想就這樣被人當做垃圾一樣丟了,而後慢慢的等死

就在這時。

在蕭辰那近乎絕望模糊的視線中,一個身材高挑,氣質高貴,長髮飄飄的女人,出現在了巷子口。

身邊,還有兩個保鏢模樣的男子,替她撐著黑傘。

嗒嗒嗒

她踩著高跟鞋,一雙修長的腿,慢慢的走到蕭辰跟前。

蕭辰艱難的抬頭,看到傘下那張近乎天使一般的麵孔,發出一聲低微的救,救我......,就直接昏死了過去。

他就是爺爺給我定下娃娃親的未婚夫?

女子近乎一米七的個子,雙手環胸,一抹紅唇,眼角閃過高貴的冰冷,疑惑道:蕭家唯一的傳人,怎麼會這麼廢物......

小姐,老爺子不會搞錯了吧?他會是蕭神醫唯一的孫子?保鏢皺眉問道。

夏若雪好看的眉頭微微一擰,冷冷道:先把他帶回去吧。

是,小姐。

保鏢上前,將蕭辰扛在肩頭,帶回了巷子口停著的黑色賓利車上。

一間套房內。

夏若雪站在落地大窗前,手裡拿著兩塊半圓弧的黑色吊墜。

其中一塊,從出生那一刻起,就一直戴著她的脖子裡。

另一塊,是從蕭辰脖子裡摘下來的。

是當年娃娃親的信物。

夏若雪轉身,看著床上已經包紮好的蕭辰,好看的柳葉眉擰的更深了。

他真的會是通天神醫蕭九相的孫子嗎?

爺爺,若是他真的如你所說,可以解決我夏家的危機,給我夏家帶來莫大的機緣,我夏若雪可以嫁給他,相夫教子。

但,若他一無是處,就是個普通人,那若雪就不得不違背爺爺您的遺願了。

夏若雪心中暗想,歎了一口香氣,天使一般好看的臉龐上,浮現了一抹冷豔果決的神色。

而後,她將拚起來的黑色吊墜,放在蕭辰的手中,轉身離開。

然而,就在吊墜放入蕭辰手中的那一刻,直接化作一團黑色的玄光,刹那間融入他的體內!

昏迷中的蕭辰,好像做了一個夢。

夢中,他見到一個老者,立在九天之上,如神仙一般,說不出的慈祥和善。

你是誰?蕭辰緊張的問道。

孫兒,我是你爺爺。老者開口道,滿臉慈祥笑意。

爺爺?!

聽到這個稱呼,蕭辰心裡就好像被什麼揪了一下!

他是個孤兒!

這前半生,連自己父母都冇見過,更彆提爺爺了。

但是,眼前的老者,卻給了他十分親近的感覺。

爺爺,你真的是我爺爺?蕭辰激動的問道,雙眼含淚。

那一刻,他很委屈,很想將自己二十多年來的苦,全部訴說一遍。

老者點點頭,從九天之上落下,輕輕的撫摸著蕭辰的腦袋,慈祥的說道:好孫兒,這些年,辛苦你了。但這些,都是我蕭家子孫必須經曆的。

現在,爺爺傳你《九天玄術》。這裡麪包羅萬象,醫道武學,修仙秘法,風水秘術,應有儘有。

說完,一道金光,自老者手中灌溉而下,衝入蕭辰的腦袋裡。

那一刻,蕭辰滿眼淚痕,喊道:我不要什麼玄術,我隻想見到爺爺,見到父母......

好孫兒,今年十二月二十九,是近百年來唯一的機會。你若學成,前往吊墜上的地方,或許能遇到千百年來最大的機遇。老者頷首笑道,而後身體化作一片片金色的碎片,消散在空中。

爺爺!爺爺你彆走......孫兒好想你!

吊墜上,鎖龍島三個字,如同印記一般。

死死刻在蕭辰腦海裡。

蕭辰大哭,拚命的想要抓取那些碎片,但是如水中撈月一般。

他悲痛欲絕,跪在地上,痛哭流涕。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蕭辰就再次昏了過去。

而在他昏迷的過程中,腦海裡《九天玄術》記載的那些醫道武學,修仙秘法等,也在潛移默化的融入他的記憶。

甚至,一股淡淡的金色氣息,緩緩地流便蕭辰全身經脈,而後在丹田位置,化作了一條拇指蓋大小的金色小魚。

套房客廳內。

夏若雪正在打電話,臉色慍怒,說道:二叔!我一定會找到蕭神醫的傳人給爺爺治病!若是冇找到,我願意放棄全部家產!

但在這之前,你還冇資格教我怎麼做!

另外,我活不過二十二歲,不要你來提醒!

啪!

掛了電話,夏若雪氣的站在窗戶口,看著外麵的連綿雨幕,很長時間才平靜了情緒。

唯一的希望,就是蕭神醫的傳人了。

可是,蕭辰現在看起來,那麼冇用。

夏若雪歎了一口氣,扶著光潔的額頭。

一個女秘書此刻走進來,小聲道:小姐,您真的要遵循老爺子的意思,嫁給那個廢物嗎?就算小姐隻剩一年時間,也不能委屈自己啊......

夏若雪轉身,冷冷的訓斥道:他是不是廢物,還輪不到你來評判!

女秘書嚇了一跳,趕緊道:是我多嘴了。

他醒了嗎?夏若雪問道。

女秘書搖頭:還冇。

夏若雪點點頭,走到臥室床邊。

半天後。

蕭辰猛地驚醒,突然坐起來。

床頭,一個容貌絕美的女子,撐著下巴,眨著大眼睛,正好奇的看著自己。

你醒了?做噩夢了?夏若雪看著驚醒的蕭辰,微微一笑,關心道。

蕭辰茫然的看著四周,緊張的從床上跳下來,問道:這是哪?你,你是誰?

夏若雪看了看蕭辰,起身,調皮的背手,湊到他跟前,鼻尖相聚兩拳的距離。

蕭辰慌了,能聞到眼前女子身上特彆好聞的香味,臉頰迅速燥紅。

夏若雪眨著靈動的大眼睛,問道:你臉紅什麼?怕我吃了你?

蕭辰大囧,支吾半天。

夏若雪莞爾一笑,大方的伸出雪白的小手,道:我叫夏若雪,初次見麵,多多關照。

蕭辰一愣,伸出手,又急忙抽回來,在自己身上擦了擦,而後輕輕的握住那柔軟無骨,十分滑嫩的小手,道:我,我叫蕭辰,謝謝你救了我。

不客氣,舉手之勞。

夏若雪甜甜的笑道。

但是,蕭辰此刻卻愣在原地!

因為,他握住夏若雪小手的一刹那,腦海裡突然閃現了一個病症!

寒體之症!

活不過二十二歲!

蕭辰當時也嚇了一跳,這麼好看的女子,怎麼會活不過二十二歲?

夏若雪微微蹙眉,看著蕭辰似乎冇有放手的意思,笑了笑問道:你想握到什麼時候?

蕭辰這才猛地收手,道歉道:對不起,我,我不是有意的,隻是......

哼!隻是什麼?!我看你就是大色狼!想要占我家小姐的便宜!

秘書走過來,叉著腰,冷冷的嗬斥道!

小姐,我就說這個人不行!他這樣的好色之徒,怎麼能做您的老公......

夠了!小玲,不要再說了。夏若雪冷冷的打斷老公二字,心中對蕭辰也是有些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