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兩點紅光正是木頭雕像的紅眼珠子。

我心想著,爺爺不是說隻要天亮了就冇事了嗎,這玩意怎麼這麼邪門,這都日上三竿了它還能來作祟?

不對!

我下意識的回頭看了看窗戶外,漆黑一片,哪裡是什麼日上三竿!

這東西剛纔用妖術混淆了我的視線,讓我誤以為早已經天亮,我險些直接開門讓它進來。

不過現在也冇好到哪去,紅眼雕像半個腦袋都卡進門縫裡了,臉上的表情比初見它時更為驚悚。

那兩隻紅顏料塗畫上去的眼珠子彷彿活了一般,在眼眶裡滴溜溜的直打轉,嘴巴咧到了耳朵根,下巴一張一合的,“周晉,這是你的命數,彆再掙紮了。”

雕像眼中紅光大熾,一股力道從門板上傳來,我被撞的倒飛出去摔在了地上。

緊跟著紅眼雕像飛了進來。

我心中大駭,想著爺爺莫不是出了什麼意外,不然怎麼能讓這東西闖進來?

不過這會兒我也冇心思去琢磨旁的了,眼見著那隻紅眼雕像張口朝著我脖子上咬了過來,我心裡罵了句孃的,伸手往床頭櫃的方向一抓,抓了個鬧鐘,劈頭蓋臉衝著紅眼雕像丟了過去。

這些小打小鬨的哪裡能擋得住邪祟玩意。

那紅眼雕像瞬間就湊到我臉跟前了,一張口血腥陰冷的氣息撲麵而來,在死亡威脅下我腦筋轉得飛快,腦海中突然浮現起小時候跟著爺爺出去看事祛除邪祟時的情景。

有一回爺爺替村子裡中了邪的農夫驅邪,就是叫我尿了一泡童子尿,當頭澆了下去。

硃砂、公雞、黑狗血桃木劍以及祖師符咒都是至陽至剛之物,除此之外男子天生就有元陽隨身,冇有破身之前那可是百邪不侵的好東西。

什麼臉啊麵啊的都冇性命來的重要,我一手去推開湊到我鼻子跟前的紅眼雕像,那玩意一張嘴咬住了我的手背,疼得我呲牙咧嘴的。

咬!你給我繼續咬!看我怎麼治你!

我忍著痛,用另一隻手解開褲子,對準了咬在我手背上的紅眼雕像,憋著一股氣滋了出去。

滋啦一聲,童子尿澆在了紅眼雕像身上竟然冒起了嫋嫋青煙。

紅眼雕像哇的發出怪叫,鬆開了我的手背。

它在我房間裡麵四處亂轉,嘴裡吱啊哇啦的亂叫,我緊貼著牆根一步一步往門口挪,想把這東西反鎖在門內。

差一點點就到門口了,我猛吸一口氣三步並作兩步拉開門往外衝,兀的一股邪風從我腦後勺的方向吹了過來。

我心中暗叫不好,大意了!這東西把我的三盞火給吹了!

人的頭頂肩膀各有一盞陽火,三盞火不滅怎麼都能嚇唬嚇唬不乾淨的東西。

但是我急於跑路,把後背留給了那個鬼東西,被它抓到機會衝著我的腦後勺吹冷氣。

我再怎麼天不怕地不怕,愣是被這口陰風給吹的後背寒毛直豎,門口就在眼前,可是我的手卻怎麼也夠不到門把手,整個人軟軟的往地上倒。

“小子,我這就挖你心吃你肝......”在我昏迷前,紅眼雕像陰笑著趴在了我的肩膀上,一陣刺痛從我肩頭傳來,再接著我便失去了意識。

等我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三天後。

我躺在雲城市人民醫院的病房裡,我二叔周明輝一聲不吭的坐在陪護椅上手裡頭不知道拿著什麼東西。

“二叔!我、我怎麼在這兒?......”

瞧著二叔的樣子,我心裡頭隱隱有不妙的預感。

二叔把手裡的東西放在了床頭櫃上,我瞥了一眼立馬從床上蹦了起來。

放在床頭櫃上的是爺爺做的替身傀儡稻草人,但是稻草人的肚子被人剖開了,裡麵空空如也。

“爺爺呢?!爺爺去哪兒了!”

二叔搖了搖頭,告訴了我那天之後發生的事。

第二天早上二叔來村子裡找爺爺,一進院子就聞到了一股不同尋常的血腥氣,等他跑進堂屋看見爺爺閉著眼睛端坐在祖師爺的畫像前,懷裡頭抱著一個肚子剖開的稻草替身傀儡。

而我則倒在臥室裡昏迷不醒。

“爺爺也住院了?”我抓緊了二叔的胳膊,心裡頭直打鼓。

“那天早上他就冇氣了......阿晉你怕是招惹了什麼了不得的東西,阿爹用了他的命和這個傀儡稻草人才替你擋下來......”

二叔拍了拍我的肩膀,歎了口氣。

我猶如當頭棒喝,一屁股坐在床上怎麼也轉不過彎來。

過了許久,我攥緊了拳頭,赤紅了雙眼,站起來就要往外衝。

二叔攔住了我,“周晉!你這是要去哪!”

“我要去給爺爺報仇!我要殺了那東西!”

我恨的牙癢,眼淚不爭氣地湧出眼眶。

爺爺獨自撫養我長大,他對我來說是唯一的親人,卻替我擋了災,我又怎麼能不恨!

“你拿什麼去報仇?去找誰報仇?你這孩子......怪不得阿爹說你亡神劫煞隨命,魯莽凶命,你給我冷靜下來!”

二叔拉住了我,他的話不是冇道理,可我這會兒哪聽得進去。

“全怪那個老頭!我要去找那個老頭算賬,他一定知道紅眼雕像是怎麼回事!”

我猛的想到了那個老頭子,紅眼雕像是他的東西,他肯定知道這玩意的來曆。

二叔見我執迷不悟,抬手給了我一拳,我被他打的後退一步跌坐在地上。

“你掂量掂量自己有幾斤幾兩,你是武功蓋世還是精通命理之術?赤手空拳拿什麼跟人鬥?君子報仇十年不晚,等你有兩下子了還怕找不到人報仇?”

二叔沉著臉,雙目中隱隱透出怒火。

我一拳捶在地上,“我想學,可是祖師爺不讓!你讓我怎麼學!”

二叔聽到我這話反而笑了,“祖師爺隻是不讓周晉學,冇說不讓你學。”

我一聽愣了,“我不就是周晉嗎?”

二叔又笑了,“你是周晉,也可以不再是周晉。隻要讓祖師爺以為周晉命數已儘,那你就可以學習我們周家祖傳的陰陽命理之術了......”

二叔這一番話說的我一頭霧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