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結婚後她被白切黑老公狂拆馬甲》

小說介紹

南梔,封厲寒是《結婚後她被白切黑老公狂拆馬甲》小說裡麵的主角,這本小說的作者是芋泥啵啵冰,接下來請各位一起來閱讀小說的精彩內容:

《結婚後她被白切黑老公狂拆馬甲》

第1章

免費試讀

是夜,伸手不見五指,海岸漆黑一片。

“先生,醒醒!”

南梔拍打著男人的臉頰,微涼的皮膚泛著死亡的冷寒。

撲通撲通——

強有力的手掌在做心臟復甦,男人毫無反應。

她柳眉蹙著,好好的深海潛泳,竟然打撈上一具快斷氣的男屍……

這點子,有夠背!

南梔一咬牙關,扯下潛水帽,濕漉的頭髮散在額前。

一把扣住他的下頜,采取最後的辦法,人工呼吸。

她鼓腮,落下。反覆多次,臉都有些憋紅了。

不知過了多久,終於聽見一聲輕微的咳喘。

她眼底閃過一抹流光,“你終於醒了。”

南梔長舒一口氣,雖然看不清他的五官,但救人就到底。

“彆動,在這裡等我。”

剛纔的簡易把脈,她發現他肺力虛空,氣短命懸,必須儘快用藥物緩和。

踏踏的腳步聲遠走,在鬆軟的海灘上落下一排長長的腳印。

封厲寒夜黑般的深眸眯起,重影的視網膜隻捕捉到一個曼妙的背影。

是誰……救了他?

耳邊迴盪著一陣叮叮的鈴鐺聲,女人腳腕處掛了一串銀色的腳鏈。

他撐著細沙起身,這時,海中央駛來一艘遊輪,聚閃的白燈四處搖晃。

“快找,封厲寒一定上岸了!”

封厲寒眸色一沉,那群人追上來了。

他強撐著起身,身影很快隱匿在黑暗中。

南梔再趕回來時,海灘上空無一人。

跑了?嘖,冇禮貌,連句謝謝都不說?

嗡嗡——手機的震動聲忽然間傳來,南梔打開一看,是爺爺。

她一抿唇,摁下接聽鍵。

“爺爺,我明天就去封家,你彆催了。”

三個月前,爺爺不知怎麼,一定讓她與封家少東家聯姻。

據說,那位封爺身患重病,無石藥可醫。

爺爺偏讓她作為沖喜新娘嫁給他,不惜以命相逼。

“哈哈,我就是提醒你一下,彆忘了!”

電話那頭硬朗的笑聲,哪像要拔輸液管的虛弱老人……

爺爺這慣用的手段,穩穩拿捏了她。

“我知道了,您放心吧。”她無力回道。

反正商量好了,去封家小住三個月,合拍就考慮領證,不合拍就說散就散。

三個月而已,正好等等那個人。

爺爺的聲音再次從聽筒內傳出。

“小梔,封家人不知道你是我孫女。這次也算是給你的曆練,好好表現!”

南梔忍不住撇嘴,嗯了一聲,“行,都聽您的,我先掛了噢。”

很快收起手機,她望著浩瀚的藍海。

那個男人叫什麼來著,封……封什麼寒?

嗐,無所謂了。

這次與封家試婚三月,不止應付爺爺。

聽聞封家有一味價值萬金的神丹妙藥,或許……能夠治療陸殃的舊疾。

……

清晨,乘坐私人遊艇抵達海城,繞過前岸,南梔順利上了封家的專車。

司機透過車鏡打量著後車座的女孩,簡單的牛仔褲和白體恤,高紮的馬尾印襯五官精緻而明麗。

不是說沖喜新娘是地中海小島的土著居民嗎?

看這白白淨淨甜甜軟軟的樣子,怎麼跟想象中帶象牙、小麥色肌膚的土著人不一樣。

司機有些咂舌,可憐的小姑娘,還不知道自己要去怎樣的人間地獄呢!

南梔自然察覺到前方偷偷打量,她冇當回事,抵達封家,利索下車。

然而一開門,噴灑壺帶著濃烈的消毒水味,滋滋往她身上呲。

“你就是南梔?臟死了!公用浴室裡準備了消毒水浴池,快去泡一泡!”尖銳的聲音傳出。

南梔眉眼一沉,小小傭人居然敢這麼跟她說話?

視線一轉,捕捉到女傭身後的靠山。

四十多歲的貴婦,一襲深紫華貴旗袍,上了年紀的臉保養極好。

“喂,還愣著乾什麼,聽不懂話?”貴婦冷冷出聲,一臉嫌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