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爺嬌妻又去約架了》

小說介紹

《傅爺嬌妻又去約架了》是水到渠成所編寫的豪門總裁類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慕星傅淩梟,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

《傅爺嬌妻又去約架了》

第3章

免費試讀

看到這一幕,雲拓不由得瞪大了眼睛,他足足花了兩個月都冇能馴服的野狼,被這個弱不禁風的小丫頭,不到半個小時就馴服了?

狼是服了,他不服!

任務完成,慕星揚唇看向傅淩梟,“小叔叔,說話算話哦!”

這結果,確實出乎傅淩梟的意料。

他審視的目光落在慕星的身上,透著絲絲暗沉,令人難以捉摸。

片刻,他淡淡恩了一聲。

“我就說嘛,我可厲害了!”

在青雲山的這十二年,她把山裡的野獸都打的連夜搬了家,區區兩頭野狼算什麼。

兩頭野狼像小寵物似的,溫順的靠在慕星的腳邊,慕星輕撫著野狼的腦袋,笑得眉眼彎彎,嘴角漾起兩個淺淺的小酒窩。

這小丫頭,竟然有點……可愛?

見鬼!

傅淩梟斂了斂眸色,將紅酒遞給慕星,“明天過來。”

“謝謝小叔叔!”

是要抓緊時間趕回青雲山了!

慕星抱著紅酒,朝傅淩梟揮了揮手,“小叔叔,我叫喬慕星,你可以叫我慕星,我們明天見!”

傅淩梟望著消失在夜色中的嬌小身影,冷冷的掀唇:“跟上。”

黑影從窗外一閃而過,追尋著慕星的蹤跡而去……

青雲山。

“師父父!我回來啦!”

一道雀躍的聲音打破清晨的幽靜。

慕星抱著紅酒推開家門時,屋內空無一人,隻剩下一張紙條孤零零的擺在桌上:

寶貝徒兒,為師掐指一算,那瓶酒咱們指定賠不起,所以為師就先走一步,你好自為之,咱們師徒有錢再見!

挖完坑就跑,這是親師父能乾出來的事嗎?

“過分!”

慕星氣呼呼的看著紙條,轉念一想,師父跑了,冇人管她了,那她不就可以去調查慕家失火案了?

十二年前,慕家失火,除了年僅六歲的慕星被路過的師父救出來,慕家其他十三口人全都葬身火海。

她知道那場大火不是意外,在青雲山的這十二年,她努力學習本事,為的就是去調查慕家失火案真相的這一天!

慕星激動的跑去收拾行李,忽然暼見窗外不遠處的樹叢中,一道身影一閃而過。

速度極快!

青雲山地處偏僻,地勢險要,這十二年來,她冇在這山上見過除了她和師父之外的第三個人。

難道師父根本冇走,而是躲了起來?

好啊!敢和你徒兒我玩捉迷藏?看我不抓你個現行!

慕星來到門口,拿出哨子吹響,下一秒,天空中傳來一聲尖銳洪亮的鳴叫,一隻蒼鷹展翅飛翔而來,盤旋在慕星的頭頂上方,威風凜凜。

蒼鷹名叫無敵,是慕星三年前在山裡救的。

當時它還是蒼鷹幼崽,渾身是傷摔在樹林裡,正被幾頭野豬圍攻,慕星剛好路過,幫它趕走了野豬,把它帶回家療傷,還給它取名叫無敵,希望它長大後能勇猛無敵。

無敵傷痊癒後就在附近的山林裡生活,還銜來一隻哨子給慕星,從此哨聲一響,無敵就會馬上出現。

慕星指向身影閃過的樹叢,“無敵!去把躲在那裡的人找出來!”

無敵接到指令,振翅飛去。

樹叢中枝葉搖落,一陣“簌簌”聲響過後,一道身影飛身出來。

是個陌生的小哥哥,穿著一身黑衣。

此時他正躲避著無敵的追擊,麵對勢如閃電,動作迅猛的無敵,他絲毫不吃力。

是個一等一的高手!

慕星暗暗驚歎他的身手,吹響哨子,“無敵,回來!”

無敵聞聲立即收勢,飛回慕星的身邊,落在她單薄的肩膀上,鋒利尖長的爪子虛虛的勾著,完全不會傷到慕星。

“無敵,你又長胖了。”

慕星摸了摸無敵的爪子,目光打量著那個陌生的小哥哥,“你是誰?”

剛剛遭遇了跟蹤事業的滑鐵盧,沈掠心情有些不好,直接把傅淩梟給賣了,“傅爺派我來的。”

“傅爺?”慕星疑惑的眨了眨眼,“是誰?”

敢情這姑娘到現在還不知道,自己惹上了一個多麼可怕的人物!

帝都傅爺!手段淩厲!手腕鐵血!殺伐決斷!

人送外號,冷麪閻羅。

上一個惹過他的人,至今連墳頭都找不到。

沈掠遺憾的看著她,“昨夜你闖入的,正是傅爺的莊園。”

慕星這才反應過來,“哦,原來是小叔叔派你來的啊!一定是他擔心我路上不安全,所以派你來保護我對不對?”

看著眼前眉眼帶笑的少女,沈掠微微皺起眉頭,這個姑娘怎麼不太聰明的亞子,這麼明顯的跟蹤看不出來?

慕星纔不笨,她當然知道是那個小叔叔怕她跑了,

打小師父就教育她,看破不說破,而且小哥哥跟蹤失敗了,直接說出來他多尷尬。

“去吧。”

慕星下達指令,無敵展翅飛向天空,她重新看向沈掠,“小哥哥你一路保護我辛苦了,我也冇什麼好謝你的,就……請你吃烤肉吧!”

一說到吃的,她肚子就餓的咕咕叫了起來,從昨天早上到現在她隻啃過一個饅頭呢。

“好,那我就不客氣了。”

沈掠順勢答應,他跟蹤慕星就是為了摸清她的情況,既然被髮現了,不如直接把暗訪改成明察。

慕星把沈掠領進家門,招呼他坐下,“小哥哥,你在家等我,我去去就回。”

說完,風風火火的跑了出去。

嬌小的身影很快消失在了山林裡,確定慕星離開了,沈掠立即在家中檢視了起來。

這是一座山中石屋,兩個房間,一個廚房,一個衛生間,雖然簡陋了些,設施倒也齊全。

從生活用品來看,除了那個小姑娘還有一個人,而且是個男人。

沈掠仔細查詢了一番,卻冇能找到能確認另一個人身份的東西,他坐回椅子上,盤算著等慕星迴來套套她的話。

目光不經意的一暼,突然瞧見桌腳下黏著一片碎紙片,邊緣還有被燒過的黑褐色痕跡,顯然是焚燒未儘留下的。

他撿起碎紙片,看到上麵燒的剩下一半的圖案,不覺心頭一凜,立即拍下照片發給傅淩梟。

──

一輛黑色勞斯萊斯幻影快速駛出莊園。

豪華的車內,傅淩梟一襲黑色西服坐在後排,冷沉的眉眼低垂,快速瀏覽著平板上的財經新聞。

扶手台上的手機突然發出一聲震動。

他拿起手機,螢幕上顯示一條微信訊息,正是派去跟蹤的沈掠發來的。

一張照片附上一句話:“傅爺,這是我在那個小姑孃家裡發現的。”

點開照片,傅淩梟的眉頭驀地蹙起,眸中閃過一絲鋒芒,看著那張殘破的紙片上的黑色翅膀圖案,他的記憶瞬間被拉回十二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