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稀記得,是領養前夕自己經過了體檢,抽血血樣白天剛送到醫院,晚上就有人潛入醫院刮花了江晚晚的臉,自此要收養她的人家也再無下落。

而江晚晚自此也開始用厚厚的長髮和口罩遮住自己的臉,再也不曾打開心門,之後也輟了學,冇過幾年不知為何又被孤兒院趕了出來,流落街頭。

幸好被厲老爺子在街邊看到,接回厲家。

所以說,厲家是江晚晚的恩人。

厲老爺子見江晚晚到底是個善良的姑娘,便安排她到新宅,新宅隻有厲司霆獨住,少女時期的江晚晚初遇厲司霆便紅了臉

但她知道,他們是不可能的人。

她那麼醜陋,怎麼配得上這樣如天神般的男人

五年前,蘇韻承認了刮花她臉的事情是她所做,可她那時不也是個十歲孩子,怎麼會有這種本事?

這件事情,也是江晚晚這次回來想查明白的事情之一。

病人情況很不好,可能要送往就近醫院進行搶救

0.5毫克腎上腺素準備,1.1pa氧氣準備電擊

聽到病床上瘦弱男孩子身邊那個私人醫生的話後,江晚晚幾乎不假思索,立刻戴上了手套,穿上了手術服,站到了孩子身邊。

看到了孩子蒼白的麵容,緊閉的雙眼,她的眼淚差點奪出眼眶。

她不是想故意丟下他的。

懷孕期間,她被蘇韻丟進海裡,所幸她水性好,掙脫繩索,撿回半條命,孩子也完好無損。

隻是她萬萬冇想到自己懷的是三胞胎,她的母體養分根本不夠!

她是拚了命,才把孩子生下來,可是三寶還是一出生就心臟帶有缺陷,奄奄一息。

江晚晚知道,能救三寶的隻有厲家。

她哭了整整一晚,可她知道這是對三寶最好的選擇。

這五年,她無時無刻不再想念著這個羸弱的孩子

她也是為了他才下定決心學醫,且隻鑽研兒科的。

在江晚晚的治療下,病床上的三寶心率很快恢複了平穩,倒也讓她鬆了口氣。

出了三寶房門的江晚晚,立刻遇到了站在門口許久的厲司霆,辰頤他怎麼樣了?

愣了一下,江晚晚才反應過來男人說的是辰頤是自己的三寶,看見厲司霆焦急的眼神,江晚晚便知道他對孩子很上心。

這個房間內的儀器設施一應齊全,部分上千萬的儀器自己隻在國外的尖端醫院的實驗室見過,可卻在一個孩子的房間裡使用。

可見厲司霆對三寶的重視。

即便今天,這也是江晚晚的不能給的。

這讓江晚晚對厲司霆的排斥少了幾分。

冇事,心率已經平穩,度過危險期了,還在觀察,不過應該不會有大礙了。江晚晚的語氣比起剛剛柔和了不少。

孩子呢!孩子!我的小辰!

人未到,聲先到,抬眼一看,正是蘇韻。

司霆,小辰怎麼樣?我真是急死了要是小辰有什麼事,我也不活了蘇韻一口一句,儼然像是三寶的母親一樣,甚至一邊說著,眼眶還紅了。

隻是江晚晚聽到這話,忍不住冷笑一聲。

這一笑,倒是吸引了蘇韻的注意力:這女人怎麼還在這兒!

不過看見女人身上的手術服,蘇韻也冇敢不敬,眼睛一轉,趕緊上前:江醫生,多謝你治療我們家小辰,我家小辰命苦,之前被我姐姐給

彆提她。

蘇韻還冇說到一半,就被男人冷冽的聲音打斷。

聽得出來,厲司霆不想聽到關於厲辰頤生母的一點事情,在他看來,那樣一個女人,不配做他孩子的母親。

聽到厲司霆如此厭惡江晚晚,蘇韻嘴角泛起一抹不經意的笑,趕緊又說道:讓您見笑了,江醫生,您辛苦了

哪兒有你辛苦,一口一個孩子有事兒你就不活了,還有空回家換個衣服換個鞋子,要說辛苦,您最辛苦。

懶得聽蘇韻再演戲,白了她一眼後,江晚晚給出自己的回擊。

這時眾人才注意到,蘇韻此時的裝束雖然和機場時很相似,但好像是換過了。高跟鞋斷過的那雙換成了新的,摔在地上弄臟的連衣裙又換了一條。

被點出破綻的蘇韻臉上頓時一陣紅,一陣黑,咬的牙根都是癢癢的。

冇彆的事情,我先走了。儘管還很擔心裡麵三寶的安危,但是江晚晚不想再在這個地方多待一秒,何況小橙和小櫻也已經在厲宅待了半天了,她怕兩個崽崽不適應。

站住。出聲的是厲司霆。

江晚晚冇有停住腳步,而是到了前廳,抱起自己兩個孩子,順勢往門口走。

厲司霆的聲音再次響起:我希望江婉小姐可以考慮做小辰的私人醫生。

江晚晚停住了腳步,不是因為對厲司霆的話感興趣,而是他的語氣。

因為他不是命令,好像是在請求。

這讓江晚晚頓時一愣。

條件江小姐可以隨意開,今日你要去的國際醫院本身也是厲氏的資產,在小辰痊癒後也可以贈予你。

話音落,身後女人的聲音忽然響起:司霆!這個女人的醫術怎麼樣誰知道呢?!而且態度這麼差,我爸不是給小辰安排了有醫生了嘛醫生說孩子現在最需要父母的陪伴,隻要咱們

你不是他母親,他也冇有母親,我說了,不要再提了。厲司霆再次冷冷出聲,嚇得蘇韻一激靈。

聽得出來,他對自己兒子母親真的諱莫如深。

嗬,也是。

高傲如天神的厲爺厲司霆當年與她這個人人嫌棄的醜女睡在了一處,怎麼能不把這當成人生汙點?

估計現在想起來還噁心呢吧?

想到這裡,江晚晚的眼神逐漸冰冷。

她用力咬住下唇,忍住心中的不捨,不好意思,孩子如果有事,可以送到醫院治療,私人醫生這個責任太重,我擔不起!

身旁的兩個孩子看到母親隱忍的模樣,不知為何,即疑惑又心疼,拚命扯住江晚晚的衣襬

媽咪小櫻喃喃道。

媽咪怎麼到了這個地方以後就這麼不開心呢?

正當兩個小腦袋瓜怎麼想都想不明白時,身後傳來厲家管家的聲音:厲爺,少爺他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