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柳氏集團大廈。

辦公桌前,正坐著一位埋頭工作的女子。

五觀精緻,吹彈可破的肌膚如白瓷般光滑。

桌子下麵那雙交纏在一起的迷人**,穿著黑絲帶字母的**。

“哈嘍,美女,你就是柳含煙吧?長得真不錯。”洛天的聲音突然傳出。

柳含煙頓時臉色微變:“你......你是誰!”

說著,她的手已經摸向了一旁的電話,準備叫保安進來了!

可洛天卻邪魅一笑道:“放心,我冇惡意。我能悄無聲息地進來,若想對你如何,你現在,已經連衣服都冇了......咳咳咳!我是說,我若有歹意,你已經是個死人了。”

柳含煙的臉色一變再變,目光忍不住朝門口望去。

洛天歎息道:“門口那人,倒是有些本事,路堵得也死,我隻能把他打暈了。放心,死不了。”

柳含煙忍不住嚥了口口水。

門口那個保鏢,可是一等一的水準!更是她最倚重的人之一!

如今,竟然被洛天如此輕易地解決了?

看著柳含煙震驚的模樣,洛天淡淡道:“其實,我是來保護你的。”

柳含煙眉頭微皺:“保護我?”

洛天輕輕點頭:“我毒師父說你最近會有一劫,你爺爺請我來保護你。”

“我爺爺請你來的?”

“對。”

“我會有什麼劫?”

“不知道。”

“你毒師父是誰?”

“你猜?”

柳含煙被洛天這不鹹不淡的態度氣的房子痛。

其實,她也知道一些事。

柳氏集團,暗地裡是在從事國家的一項秘密研究的。

這事,自然會遇到一些麻煩!

深吸口氣,柳含煙沉聲道:“你拿什麼保護我?就憑這點兒拳腳功夫嗎?”

“毒術、醫術、武術,都可以保護你。”洛天扳著手指頭。

“你走吧,我不需要保護。”柳含煙冷聲說道。

她可不想留一個流氓在身邊。

“那不行,這是還人情,我必須要保護你,不然我毒師父會生氣的,我毒師父一旦生氣,我就遭殃了。”洛天連連搖頭。

柳含煙緊皺著眉頭。

就在這時,她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什麼,我爸的病情加重了?我馬上來!”

掛掉電話,柳含煙失魂落魄,眼中閃過一抹恐慌。

“柳大小姐,你老爹生病了啊,還加重了,要不要我去治治?”洛天咧嘴笑道。

柳含煙瞥了他一眼,也不想跟洛天耽擱,直接冷冷道:“願意來就跟來,彆礙事就行。”

說著,柳含煙踩著高跟,扭著小翹臀走了出去。

洛天比劃了一下。

嗯......

和毒師父的一樣翹。

昌南市第一人民醫院。

洛天跟著柳含煙以最快的速度趕到了單獨病房,一群醫生正在給一個躺在病床上的中年男子做著各種檢查。

一旁,一個高貴優雅的**焦慮不安地來回踱步,臉上甚至帶著幾分恐懼。

還有一位中年男子與少年,二人臉上雖然也有擔憂,但眼神深外,卻有著莫名之色。

“媽,爸怎麼樣了?”柳含煙走到病床旁,看著一臉蒼白昏迷不醒的中年男子,顫聲問道。

“含煙,醫生說......醫生說......”**安潔抽泣哽嚥著說不出話來。

“醫生說大哥他,快挺不住了。”中年男子歎了口氣,輕聲說道。

他是柳含煙的二叔,柳長青。

“什......什麼?”柳含煙猛然一抬頭,眼中閃過一抹驚恐。

另一位少年走過來,看著柳含煙,一臉悲傷:“含煙姐,生老病死,人之常情,你也不要太難過。”

他叫柳彬,柳含煙的堂弟。

“周院長,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爸上午還好好的。”柳含煙看向一旁穿著白大卦的周顯貴。

他是市第一人民醫院的院長。

“含煙姐,也許上午是大伯迴光返照呢。”柳彬說道。

柳含煙嬌軀微顫,直視著周顯貴。

周院長歎息一聲,搖了搖頭:“柳總裁,我們已經儘力了,柳先生的血管太細,放不了支架,而凝血小塊越來越多,你們,準備後事吧。”

柳含煙聞言兩眼一閉,一滴晶瑩從其眼角滑落。

“大伯母,含煙姐,你們節哀吧。”柳彬在一旁說道。

柳含煙咬著牙,聲音微顫:“柳彬!我爸還冇死呢,你就叫我節哀?你是盼著我爸死嗎?”

柳彬聳了聳肩:“含煙姐,我隻是實話實說而已。”

周院長也搖了搖頭,“唉,已經無力迴天了,隨時都有離開的可能,神仙難救啊!”

周顯貴與柳彬的話,讓柳含煙徹底陷入了絕望。

可洛天卻突然咧嘴一笑。

“神仙難救?我看末必!”